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非草木

我们目光所及,其实只是水面上的冰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感伤(2003)  

2008-12-14 10:05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一种叫感伤的东西好象是与生俱来的,尽管我是个男孩子。记得小时候,一次,邻居的男孩子捉到一只鸟,记忆中好像毛刚刚长全,听他们说才几天,就是麻雀的嘴角是纯黄色的那种。孩子捉到它并带到教室,下课的时候,用线拴了脚,放在课桌上,一群孩子围着,用棍子捅它,让它往前走,走到桌边就扯着拽回来。几经折腾,小东西几乎站不住了。还有调皮鬼,用荆棘刺扎它那毛还盖不全的后背。一扎,小东西翅膀就一张一张的,想飞起来,却又飞不动的样子,只能向前一窜,然后大家就大笑,然后就又去扎。我就有些不忍看,背过身去装作看书,但耳朵里听到他们一笑,我的心里就一阵紧紧的感觉。我知道麻雀是害虫,可还是无法忍受一个小东西受这样的折磨。

 

后来,任那些调皮鬼再扎,它也不动了。孩子们没意思,就把它扔在一旁去了。放学后,等到别人都走了,我就去看那个小东西,我没有想到,在我的手心里,它居然还一阵阵的悸动,我心里突然怪怪的,莫名地想哭。可能是我手心的温度,后来它居然睁开了眼。我很小心地捧着它,又怕被别的男孩子看到取笑我,抱在胸前,快步走回家。好在那时候,学校离家是很近的。

 

到家后,趁大人没有回来,我腾出一个小盒子,又从小房的破烂中,找到棉花,给它安了一个小小的家。然后,我从粮橱中找到小米,撒在它的嘴边,心里不停地催着:吃呀,你快吃呀。可是它的眼皮仍然很疲倦地,一睁一睁的,就是不吃东西。后来,我捧了它,把我存下的、只有在得了病才有得吃的“槽子糕”——就是现在满大街都是、孩子都不拿正眼看的蛋糕——拿出来,掰下一小块,轻轻送到它嘴边,它还是不吃。“吃呀,不然你会饿死的,你快吃呀”。我看着它,急得想蹦。后来,大人们快下班了,我不敢让大人们发现它,只好在盒里放了些吃的,然后藏在小房中的一个角落。

 

第二天早上一起来,就被大人轰着上学去了,甚至没看它一眼。中午回来,书包都来不及放下,我就一头钻进小房,打开了小盒子。可是,那小东西却再也没有睁开眼,嘴角还粘着我舍不得吃的“槽子糕”。

 

记着中午饭我没怎么吃,心里满满的。那时家里孩子多,也乱,大人们一天到晚也只忙着“抓革命、促生产”,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样。

 

下午我把它放在书包中,带到学校去了。放学后,我把它带到了学校后面的河滩里,盖在细细的河沙下面。

 

自那以后,我就经常会不经意地想起它,那个可怜的小东西,那被扎着向前窜的样子。尤其是在天阴阴的、心情低落的时候;在看着长了一夏的绿叶被没完没了的秋雨打的无可奈何的时候;在没来由的受到老师斥责、遭到同学讥笑的时候……

 

到后来,就是在听到二泉映月的时候,在第一次高考知道自己落榜的时候,在听说最疼爱我的姐姐出嫁的时候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